欢迎来到三乐游学教育基金!

X

学员登陆

用户名:
密    码:
验证码:

河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--王璞玉

匿名  

  |

  515  

  

0

  

|  

  2017-10-09  

《As  I  lay  Dying》(《我弥留之际》),以下简称《As》是威廉.福克纳先生创作并钟爱的长篇小说,讲述了在母亲艾伦.本德伦病逝后本德伦一家历经七天千辛万苦,终将灵柩送至艾伦故乡的故事。次部“神品妙构”,以意识流的叙事,朝圣般的笔触,向读者展现了一个真实而令人啼笑皆非的隐喻——个人存在的含义。(因此,有学者称《As》应译为《我即将消亡》)但是,我这篇文笔拙劣、用词不当、语气做作的“语文作文”,讨论的重点并不在这部伟大作品,而是一个月前的“三乐游学”。

是的,此时是2017年8月23日23点36分,夜深人静时。这篇“语文作文”完成大抵要在24日、25日,其以印刷品形式现世大抵要到26、27日了,算算日期,确有一个月了。为何要拖这么久,以至于某些细节记忆模糊?鲁迅先生曾说:“长歌当哭,是要在痛定之后的”(《纪念刘和珍君》)。游学好像一锅炖菜,在心灵碰撞出火花之时也撞出了热量——盲目、疯狂、自大。我需要冷一冷,才能站在“局外人”的立场上,驾驭我所获得之物。初秋的郑州白天虽烈日灼人,但夜间也称得上凉爽正是写出点东西的时节。我想到俳人松尾芭蕉的一则短俳:古池啊/青蛙跳进去了/池水的声音。补充了我写作时内心的感情。

以一夜火车为界,游学历程大概可分为两个七天,与《As》相同。“七天”是个人存在对世界影响逐渐消退的过程,也是原有环境对个人影响逐渐消退的过程,即,新的世界,新的个人“涅盘”了。所以,在游学过程中,个人的心理会经历如下过程:陌生——好奇——熟悉——腻烦——接受——习惯——不舍。每一种心理变化对应游学不同的时间段,有《As》中基本准确的照应每一天,本德伦一家的共同心理变化,也可以宽泛的照应人生中不同年龄段的心理主旋律。更加有趣的是《As》与游学历程都可看作由两个先后发生,相对独立的时间线复合而成:河南段游学与暗线艾伦一生,上海段游学与明线本德伦一家运送艾伦灵柩的过程。

“七天”时间线并不完整,其前还有完全的不可知与外界的期待,其后还有外界的怀念与完全的遗忘。不可知与遗忘汇为一处“七天”扩展至“十天”,构成一个密闭的环,即“完美世界”。

前不可知,后必将遗忘。游学过程好像一个独立的时间线,从我的人生中剥离出来。但这剥离并不是完全的分开,就像玛格丽特.杜拉斯在《情人》中写道:那个形象,一直藏在我的心里;那个形象,我却从未对人说起;那个形象,使我感觉到存在的意义,它就在那里,永远使我心醉神迷。因此,这个经历对于我就像那个15岁的小姑娘,我将“爱着你,永远记得你”。他也征服我,一如大卫征服巨人歌利亚:利亚士人(歌利亚)观看,见了大卫,就藐视他,因为他年轻,容貌俊美,面色光红。利亚士人说:“你拿杖来,我岂士是狗呢?”大卫回应他。“你来攻击我,靠的是铁剑和铜戟;我来攻击你,靠的是万军之耶和华的名,这也使我征服万物。”

“太晚了,太晚了......还没有开始,就已经结束了。”(《情人》,玛格丽特.杜拉斯)这篇“语文作文”,也可以结束了,这场讨论虽未曾展开来,但已经提出了问题,搭建框架剩下的就是发掘与补充了。最后,请允许我献上米开朗琪罗《大卫》残篇,表达我对三乐基金会与志愿者学长学姐们的感谢与敬意!

1.jpg


全部评论

匿名发表评论

验证码:

未登录

请完成登录操作!

  分享:

X

用户名:
密    码:
验证码: